走进文化

国战会论坛》邱义仁:美国不赞成台独 执政者清醒了?(王超群) - 海纳百川 - 言论

  

中共建党百年庆刚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才坚定的宣示要“粉碎台独”,前国安会秘书长、现任台湾日本关系协会会长邱义仁接受前总统陈水扁广播节目专访,明确说“宣布台独,现在不适当”,坦言“美国根本就不赞成”;面对疫后两岸关系,台独问题发生如何的变化?产生什么影响?

邱义仁曾在此前与美国乔治城大学举行在线研讨会时,谈到台独,他指出“台湾务实的政治人物不会这么做,除非疯了;哪怕如前总统陈水扁最后也会踩煞车。”当时,这段话就被外界议论纷纷。

近日,邱义仁再次补充,大致意思是对党的主张而言,台独是理想是目标,也是神主牌,但现实上,不是台湾人民可以自己决定,无可奈何的残酷事实是,“要考虑国际形势,要考虑中国的作为”。

邱义仁所说的“国际形势”指的就是美国;他所说“中国的作为”,则可以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七一中共百年党庆时,针对台湾问题的说法,嗅出端倪。

习近平说,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要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

习近平重新诠释九二共识

在习近平长达数千字的长篇讲话中,他特别提到四个“向世界庄严宣告”,但其中涉台部分只占极少部分,虽然如此,一,他不再提“两制台湾方案”,把“一国两制”放在港澳部分而非涉台部分;第二,“一中原则和九二共识”则是新的说法。

众所周知,自新华社将“九二共识”的“一中各表”列为禁用语,习近平又以国家主席身分在2019年1月1日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首次提出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加以选举话题炒作发酵,之后“一国两制”竟和“九二共识”画上等号。习此次七一讲话则将“一中原则”“九二共识”之间,两者用“和”字并列,一字之差,似乎透露出不著痕迹将此前失败的元旦告台胞书中用语收回,令人玩味。

依习近平讲话之意,可以理解成“一中原则”、“九二共识”是可以共存而不是前者包括或是等同于后者;所以,“九二共识”的三项重要元素:共谋统一、一中原则、一中各表,其中台湾最关切的“一中各表”才能由此而得到存在感。

至于邱义仁的说法,严格来说也不是新词。解读之,大致有以下意义:其一是台独“现实不可能”,第二是“美国不赞成”;但做不到并不是放弃,邱义仁说,他的看法和陈水扁一样,“党有这个目标,是有价值的”,只是要考虑这,考虑那,考虑种种现实,“现在”不可能。

有趣的是,陈水扁、邱义仁虽是扁朝领袖,却不是当前蔡政府的要角,甚至扁、蔡之间还有微妙心结。既是前朝遗老,却又在疫情当头,全国上下一片抗疫声中,再提台独现实观、高唱不可能,用意何为?

国民党对此有所解读,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说,民进党近年一系列边缘战略造成国际各方对两岸紧绷可能失控的担忧,故不惜戳破自己过去一直以来的对民众欺骗,也要公开表态,冷却情势。

郑照新的说法有两项重点,一是台独用来骗票,二是冷却情势;进一步说,当前两岸情势危险,故扁邱乃是缓解之语。

“台独说”或可以号召一部分选票,但实务上做不到,这算不算“骗选票”,见仁见智。某一部分台独基本教义派,确实相信“正名制宪新国家”这类“有梦最美”,并曾在2019年蔡英文寻求连任之际抛出政坛震撼弹,当时独派四大老联名发出公开信要求蔡英文放弃连任,并力拱赖清德挂帅出征。

不料经过党内斗争,赖清德败下阵来,最终和蔡英文成为搭档,一方面满足独派的想像,并为日后长久的“梦”继续储备,二来却也在赖清德成为副手的同时,独派的声量不敌党内务实考量,台独基本教义派对蔡英文施压欲催迫其向台独进程实际推进,也在蔡赖当选而暂告一段落。

扁朝两老直言无讳释独压

现在,要说扁邱这种前朝遗老,不必再考量选票,而直言无讳,这或许说得通,但要说是著眼于共军临城,有意缓解紧张氛围而卸除台独对两岸关系的杀伤力,这就很难取信于人,也没有说服力。

比较合理的看法应该是:扁邱既不涉绿营选战实际操盘后,也与权力分赃渐行渐远,故而愿意吐实,但绿营的一般性认知仍然认定台独是必须走的道路,只是需要时间来实现。简单说,对民进党而言,台独之路不仅正确而且必要,完全谈不上放弃,更确信日久将取代当前各种政治主张而终成主流。

习近平此前以其影响力,强压下中国内部高涨的武统声浪,而由七一讲话,更透露出习个人倾向和平统一的当前政策走向,并未改变;但伴随著共军机舰绕台更加频密,这不由得令人想起近日流传的视频,有人提出一套新的“逼统”论调;有别于“和统”、“武统”,所谓“逼统”,最大特色是北京动用一切有形力量,在动用武力前,“放开一条生路”,凡有意迁逃者,借由某种认同与许可,有计划让台人迁逃往国外或大陆,以避战祸。岛内强化招降纳叛,给予各种承诺保证,简单说,乃企图不战而屈人之兵,更想再一次“北平模式”,也就是动摇主要人员的内心防线,达到兵不血刃全城而下的战略图谋。

在中国“逼统”的氛围中,邱义仁此时的说法并不新鲜,最多只能视为一种不再掌权后的坦白;北京方面则大原则不变,习近平释出的和缓信号,仍然微弱,很容易被大局所忽略。

比较特别是国民党,除了在两岸主导权话语权不断被削弱、被边缘化,更不容否认的是,随著时代推移,台湾年轻一代不仅对中共印象不佳,甚至连对中华民国都失去感情和认同,这是很难阻遏的趋势。这与教育上“去中国化”有关,但实际成因复杂,不能说全部是政治力所操控的结果。

国民党成为中华民国有气无力的最后护卫者,却时不我予。绿红夹挤下,国民党试图在今年三月提出新的两岸论述,但并没有被北京所接纳,中共百年党庆,国民党也并未拍发贺电,说明国、共两党的当前关系并不热络,属于冷静期。

总之,卸去权柄的绿营大老可直说台独不可能,当朝的蔡政府则走务实路线,光说不练。赖清德贵为副手,实入冷宫,未来是否能主导“行动台独”,尚在未定之天。蓝营找不到舞台,过去的基调遭破坏,新的论述建构不成。北京则在习近平内外的强硬路线下,压制台独不手软。所释放的微弱信号,却在台湾朝野都与中共关系不睦情况下,可能稍纵即逝。中共建党百年后的台独不可能更喧嚣,但时间则更将促进台湾主体意识。北京若没法能让台湾人更接纳,反而是一种台独催化剂。

(作者为台湾国际战略学会副研究员,政大国际关系学院硕士,广州暨南大学博士班肆业,本文为国战会专稿,授权中时新闻网与洞传媒同步刊登)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3328号